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親職教育 楊志朗:《記得這堂閱讀課》 2014/03/20 596
分享:

其實,孩子就像一本本的故事書,不能以封面華麗與否來論斷內容的精采程度。身為導師有責任打開每一本書,細細去品味耙梳,咀嚼內頁的人情世故、恩怨情義……

---

把這份情傳下去

十四年前,誰也無法預料「閱讀」在今日成為一門顯學。

二○○○年我開始推動班級閱讀。在「升學重於一切」的年代,教學作為正確與否的檢驗標準就是升學成績是否亮眼。閱讀教育縱然推動得再精實、再殫精竭慮、再耗盡心力,家長們要看的就是「升學率」;只要升學成績能夠出來,推動閱讀就是對了,而我也因此歷盡兩次憂鬱症。所幸事實最後證明了:紮實的閱讀能力不僅有利學科學習,更有利於升學考試。

曾經,我在午夜夢迴暗自飲泣,為什麼「升學」這冷漠的字眼和我無法脫鉤?

難道只是因為我單身、時間特別多,幾乎每任校長都會三顧茅廬,拜託我多「付出犧牲」。這一做,就是十四個年頭。如今,我仍然單身,持續激發著學生「升學」潛力,更把生命奉獻給「閱讀」教育。儘管昏倒在講台,體重只剩四十二公斤,再苦,我撐下來,換來的是每一屆交出的亮麗成績單:半數以上學生考取第一志願高中,資優班也很多。在這偏鄉國中,上一屆全班百分之百全壘打上了國立高中職,更出現校史上的第一個建中生。「志朗,再也回不去了!」就這樣,我心甘情願走上「閱讀」這條不歸路。

相信閱讀可以翻轉孩子的人生

班上升學成績雖然亮麗,但我並不快樂,內心深處總覺得還欠缺些什麼。直到看見有個孩子遍體鱗傷,逼問之下才知這孩子因為考不到九十五分,被父親抓著頭去撞牆,用水管抽了幾下;我愣了半晌,想起自己也常因課業表現不佳而痛責學生,我反省自己和這位家長有什麼不同?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