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好文共賞 童子賢 父親的大自然學堂 (文/陳雅慧 採訪整理) 2013/10/07 640
分享:

 

和碩董事長童子賢,在花蓮後山長大,愛玩的爸爸是第一個讓他感受學習趣味的老師。帶著他們觀察大自然、在雨中聽雷聲和閃電理解光速和音速的差別……讓他從小就因為好玩,對所有知識都充滿好奇和學習的欲望。

 

*  *  *

我在六○年代長大。外表假裝活潑開朗—是鄉下學校的班長、樂隊隊長、演講代表、孩子頭。國中二年級一個人花十二個小時自花蓮瑞穗轉三次車,獨自到台北、代表學校開「四健會」。但是,我的內心非常孤獨安靜—不需要朋友,像孤獨的一匹小獸。可以足不出戶十天十夜,只要有書本陪伴就行。

讓我對於學習具備強烈的好奇心,是爸爸深刻的影響。

爸爸天生就很會教小孩,他個性和藹、又深具啟發性。我有五個兄弟姊妹,排行老四。從小住在花蓮後山,鄉下雖然物質較貧乏,但父親常常誘導我們觀察大自然。比方說他先教導我:音速是每秒三百多公尺,然後下雨天遠遠觀察閃電,帶我們站在屋簷下細數雨滴讀秒,大家一起觀察,數幾下後會聽到雷聲。觀察中,我們發現:有的雷比較遠,閃電後可能五秒才會聽到,有的雷聲來得快,父親就會解釋,這個雷響就從一公里半以外的山頭傳來。就這樣,我們在快樂的雨天看閃電與數落雷遊戲中,理解了觀察大自然也理解光速和音速的差別。

還記得美國阿波羅號登陸月球那一天,平常整個花蓮連電視都收視不良,很少家庭有電視,爸爸帶著我們跑到鄰鎮收得到電訊的人家家中,一起看登陸月球。爸爸非常喜愛求知,他在阿波羅號準備登陸月球前一、兩個月就開始給我們天文教育,他會想辦法去找很多日文的天文書籍,帶著我們一起觀察星星和月亮。爸爸告訴我們,地球到月球距離三十多萬公里、阿波羅號飛行了三天,我們一起計算阿波羅號的時速,感嘆科技的神奇。那時,抬頭仰望星空,看著這麼遙遠的月球,想著美國人卻登陸,覺得很奇妙、也非常好玩。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