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親職教育 好。讓我們來認真地談一談「態度」問題! 2012/12/10 804
分享:

「要尊敬師長」,他們說。但是,假如陳為廷是個七十歲的清大碩士生,整整大了蔣偉寧十五歲,而蔣偉寧不但沒教過他,現在又是部長而非教授,那麼,蔣偉寧要不要尊敬陳為廷這個「尊長」?這樣,年長的陳為廷態度上就算是沒有問題了?又,假如高齡的陳為廷發言內容荒誕不經,措詞粗俗污穢,蔣偉寧要不要尊敬陳為廷?「無條件地尊敬師與長」到底算是什麼態度?
 
我們是要尊敬值得敬重的人?值得敬重的主張、思想與言行?還是尊重招牌、年紀、權位?再說,假如清大校長、副校長、各級主管與榮譽講座教授等人對媒體壟斷與教育公共化的理解遠遠遜於陳為廷,這些人還有什麼資格教訓陳為廷或替陳為廷道歉?還是他們該倒過來向陳為廷請領教益?
 
在學術圈內可不可以主張「吾愛吾師,無更愛真理、國家與社會的未來」?
 
學生有能力教老師和部長嗎?如果你覺得今天的社會比四十年前更進步,如果你覺得四十年前的父權統治是可笑的,如果你覺得今天許多的社會改革運動對人類的未來是有益的,它們都跟 1968 年五月法國一場學生革命有或多或少的關係。在這一場運動裡,法國的大學生教育了他們的長輩,帶動了一整個社會對經濟活動、生產與社會發展目標的深刻反省,導致集權的總理下臺,催生了法國後現代文化批判的許多思想!有人這樣評論這一場運動:「從這個五月起,無論是他們的思維、感覺、談吐、服裝,或是對孩子的教育,還是夫妻生活,度假休閒都與以前不同了。」
 
歷史上,學生首度成為法國最重要的進步力量,也推動了整個世界的進步。這個真實的劇碼,叫做「1968法國學生革命」!
 

1968年的時候法國大學生普遍對於當時大學的教育目標、教學內容與教法不滿,許多大學生甚至被各種瑣細、刻板的宿舍規範規訓得像高中生一樣,其中包括不可以移動宿舍內的家具,以及不可以在宿舍內接見異性朋友。即使後來較「開明」的規定,也還是規定:女生可以在晚上十一點以前到21歲以上的男生房間,而男生不許進入女生房間。
 
法國學生為了突顯作為成年人的身體自由以及憲法權利,拿宿舍內的男女交往問題當挑戰威權的焦點,許多大學紛紛傳出男學生闖入女生宿舍的大規模抗議行動。
 
這個運動很快地發展成對於課程改革的要求,他 們在部份開明派教授的配合下從學生的需要出發,重新設計工作和研究的方法,根據新知識來重訂課程,按照自己的願望來專業化。最後,甚至發展成學生佔領學 校,重新討論大學教育的目標、課程、課綱等,掀起了一場高等教育的革命。而學生的抗爭與佔領學校則引起校方引入鎮暴警察,學生跟鎮暴警察的衝突從校園蔓延 到街頭。
 
工人支持學生的訴求,後來這一場革命延燒到工人那裡,他們罷工,甚至佔領工廠,討論社會生產過程的浪費與分配的不公平,並且嘗試重新設計生產的目的、方法與分配的手段。
 
 
1968年5月24日時戴高樂總統被迫在電視演講中表示願意進行公民投票,進行大學,經濟與社會改革。6月份國會改選,戴高樂任命新總理 Maurice Couve de Murville,積極進行學生與社會所要求的各項改革。
 
 
學生可不可以用憤怒的態度與手段要求政府進行必要的改革?看你的訴求內容是否有理,也看政府的回應是積極或顢頇無能且賴皮。當改革是必要且急迫的,而政府的態度卻是令人絕望的時候,改革與進步是比「禮貌」更最重要的議題。
 
如果師長與禮貌永遠都是最重要的原則,我們今天還會是大清皇帝或其他皇帝在統治,而歐洲將仍舊是教皇在統治!
 
想較完整地了解「1968法國學生革命」始末的人,可以去看左邊這一本英國人在1968年時根據現場查訪寫下來的小書。
 
這本書可以從網路下載:
 
你也可以看一看一些英文的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