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好文共賞 鬼頭鬼腦的聰明 2012/11/05 683
分享:

作者/周成功(長庚大學生命科學學系教授)


一位發展心理學家在1972年,就曾比較中國與美國小孩對事務認知的差異。他在測驗卷上畫了三個圖:一隻雞、一頭牛和一堆青草,然後叫小孩把他們認為屬於同一類的二個圖連在一起。結果大部份的美國小孩是把牛和雞連在一起,而大部份的中國小孩則正好相反,把牛和青草連在一起!這個有趣的差異可以從西方文化發展的不同中找到答案嗎?

 


中西方小孩對事務認知有著有趣的差異。(圖片來源﹕ 拍福@Flickr)


和國外的學術界朋友談論不同國家研究人員的特質時,我們常會有這樣的印象:「印度人,嗯!日本人,認真的可怕!美國人,笨得可愛!中國人,哈哈!」美國人的聰明才智真的不如我們嗎?當然不是!許多美國教授對問題分析的條理與解決方法的巧妙,常常叫人「嘆為觀止」或「拍案叫絕」。


那麼大家普遍覺得中國人聰明,能「見人所未見」的想法究竟是怎麼回事?前些日子,在哈佛大學醫學院任教也是中央研究院院士的陳良博教授,在台大管理學院談台灣生物技術發展契機的時候,對這個問題曾有非常生動的描述。他說:「我認為中國人發展生物技術有一百個優勢,我提出其中的一個,就是中國人有一些鬼頭鬼腦的聰明…!」,什麼是鬼頭鬼腦的聰明?它真能讓我們勝過人力/資源都遠遠超前的外國科學家嗎?這倒是個值得想想的問題!


我們常說「科學研究是客觀,是沒有國界的!」。但有沒有人想過,東西方在文化思想的歷史發展上,其實有非常不同的路向。這些文化思想背景的差異,會不會影響我們對於客觀世界的認知?這裡要強調的是,我不是說東西方的人生活在二個不同的客觀世界裡;客觀世界當然只有一個,但是面對客觀世界,我們切入認知的面向和思考的方式會和西方人是完全相同?還是有我們自己的獨特性?


其實很早就有人從心理學的角度來作這方面的探討。一位發展心理學家在1972年,就曾比較中國與美國小孩對事務認知的差異。他在測驗卷上畫了三個圖:一隻雞、一頭牛和一堆青草,然後叫小孩把他們認為屬於同一類的二個圖連在一起。結果大部份的美國小孩是把牛和雞連在一起,而大部份的中國小孩則正好相反,把牛和青草連在一起!這個有趣的差異可以從西方文化發展的不同中找到答案嗎?西方文明從希臘開始就非常重視怎麼把世界上的萬事萬物給予適當的歸類。因此雞和牛當然是屬同一類的東西,而與青草則是不同的類別。相反地,在東方我們認識外在的世界偏重於關係的確立。牛吃青草,因此這二個圖應該連在一起。


這種東西方文化造成我們對客觀世界認知的差異不僅反應在小孩身上,密西根大學心理系的奈斯貝特(R.E. Nisbett)教授最近也作了一系列類似的測驗。他測驗的對象是來自大陸/台灣與美國本地的大學生,而連結的物件是文字而不是圖像。他用了「熊貓」、「猴子」和「香蕉」三個辭。結果大多數大陸/台灣來的學生把「猴子」和「香蕉」連在一起,而美國學生則多半選了「熊貓」和「猴子」!另外的心理測驗,也清楚地反應了東西方文化背景如何影響人對世界的認知:譬如說中國學生常常把認知的物件和它的背景結合在一起,成為單一個認知的對象;而西方學生則把背景當成不相關的事務,排除在認知對象之外。


如果可以從不同的角度看世界,那麼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去對客觀世界作深度的探討,我們所得到的知識自然會與西方人得到的不同。結合了兩邊的長處對掌握整體的全貌,當然是有更正面的影響。因此珍惜、培養、深化自己的文化資產,對我們在未來全球競爭的各個領域中都會有其獨特的影響。可惜的是,今天在台灣政治人物執意地淡出中國文化的傳承,而社會大眾也在濃郁鄉情的懷思也默許了這樣的走向。我只怕新的文化沒有建立而舊的早已丟光,我們真正擁有的那點競爭優勢也會在「國際化」與「本土化」的雙重蠶食中消耗殆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