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親職教育 我只在乎讓孩子吃飽、睡好、玩夠! 文/Carol 2012/10/08 775
分享:

有一天,我看到一個朋友的MSN標題是:寶貝今天開始上課囉……

而我知道這個朋友的孩子才剛滿一歲。我問:要上什麼課呀? 我很好奇一個這麼小的小小孩要上的是什麼樣的課程呢?

朋友回我:沒有啦……就是讓他去玩一玩…… 從「上課」到「玩一玩」,這中間的意義落差其實很大。

我很不死心的一再追問到底是玩什麼呢?

最後得到的答案是要去上一些感覺統合、左右腦開發兼音樂和畫畫的課。

照朋友的說法是「一堂課四十分鐘,就是讓孩子去玩個四十分鐘嘛,也不是真的要他學什麼……」

我很雞婆多事的跟我的朋友抬槓了起來……

首先,我們得釐清「玩」的定義是什麼?

我記得我小時候有時是自己一個人玩、有時是跟一群左鄰右舍的小孩玩,爸爸媽媽不會閒到沒事還幫我安排玩伴;我們這一秒玩家家酒、下一分鐘爬樹,中間可能還穿插看書或鬼畫符的一陣亂畫,沒有人會規定我們每一項玩具要玩多久。所以,簡單的說來,要讓一個孩子「玩」的意思應該是指讓這個孩子在自由意志下選擇玩伴、決定玩的型態和內容、高興玩多久算多久。

孩子透過每日多變的、不可預期的各式玩具或玩法,逐漸鍛鍊出嫻熟掌控肢體的能力、開發出記憶及思考的諸多腦部潛能,同時也累積出人我互動的處理經驗,然後,發展出一套屬於自己跟這個世界對應的方法和能力……

試著想像一下這樣的畫面──大人(媽媽或是老師)拿著碼錶對孩子喊:計時開始!從現在開始四十分鐘,你只能玩積木,或者是唱歌、跳舞,或者是看著在你面前不停歇的閃字卡……不管你喜不喜歡、中途出現任何狀況,你都得繼續這項遊戲……直到四十分鐘後。
 
這是上課,不是玩。

而任何經過太精密計算目的、功效的計畫性安排,不只是遠離了「玩」的最初意義,同時,也命定了只能把孩子帶離「創意」、「趣味」、「想像」這些每一個孩子與生俱來的美好天性,一路急奔向索然無味的人生而已。

這一切只因為大人的世界競爭太激烈,競爭引起了過多的焦慮,焦慮令愛孩子的父母失了方寸、忘了孩子真正的成長需求,禁不住只想早早為孩子備好將來競爭的籌碼,終於,孩子們自小便失去了身為一個孩子最最基本的權利──自由玩樂、探索的機會。

我有一個在大學任教的德國朋友向我提過一個台灣現象。她說:「你們台灣的父母都很專業,大家都知道『感覺統合』、『左右腦開發』之類很專業的名詞,在德國,並不是那麼多的父母懂得這些名詞的……」

但是,很遺憾的是我們其實心知肚明這些育兒專業術語名詞的來源,大都是來自於幼教用品、教材的商品包裝宣傳,我們以為讓孩子早早參與最科學的設計課程,便能贏得先機,卻忘了生養孩子其實是所有生物最原始的本能,只要依著自然的節奏行進,成長便會在每一天中慢慢的累積……

我家荳芽過了這個暑假即將上四年級,她活潑開朗,對於這個世界懷抱著好奇與熱情;不上安親班、不寫評量的她,功課也不差;當然,終究還是個孩子,有時也偷懶、耍賴。每天每天,我和她一起生活著,陪她吃早餐、為她準備便當、聽她說遇見的事也唸書給她聽,我總是想起她一歲、二歲時的一些些生活上微不足道的小事,那些事不是她的英語說得多好、也不是數學考了幾分,我始終記得的是她膩在我身上撒嬌的笑、還有她難過時的淚……

蝴蝶妹妹出生時,我已經不只是個理論派的媽媽而已,帶荳芽的經驗令我成為一個更能理解孩子的媽媽,當然,面對與荳芽性格完全迥異的蝴蝶,我還是得重新學習另一些功課,而這些功課便如同荳芽當初帶給我的一樣,充滿挑戰及趣味。兩個女兒,引領我重新過了兩次難得的童年經驗……

這幾年,因為荳芽和蝴蝶,我的書寫總是和孩子相關。但我不認為自己是什麼專家。我不太懂什麼是感覺統合,也不在意左右腦開發,我的所有和孩子互動的理念,完全來自於真實的生活。

帶孩子,我唯一的信仰是自然的生活。

對於孩子的生活,我也只在乎讓她們吃飽、睡好、玩夠。
 
至於其他的,再說吧……

愈早學,愈早放棄

蝴蝶學游泳時,我一路在看課台上看著她整個的學習反應和過程。剛剛開始,因為她怕水,很緊張,她認為自己不可能學會這麼困難的事,恐懼遠遠超過她的學習興致,所以她連試都不想試。後來,透過我和荳芽的陪伴、引導,她經歷了學習一件新事物的完整過程,體會了學習的甘苦,理解了學習的本質。漸入佳境,很享受每週一次的游泳課。

因為很熟悉學習的模式了,蝴蝶上游泳課很輕鬆,有時會在一旁嬉戲。直到她升了一級,再度面對一個新的學習階段,一開始上課,我又會看到她專注投入的神情,然後,熟悉了,再慢慢出現放鬆的神態……

蝴蝶的表現,是一個很正常而普遍的學習現象。當我們面對一個陌生的、還不熟練的知識或技能時,自然會繃緊神經、集中精神,全心投入,因為你知道非得如此無法學會。如果面對的是一個自己早就已經學過、已然熟悉的知識或技能,警戒心會降低、專注力不會太集中,因為很有自信,很難有耐心再三反覆學習。

這個普遍而容易理解的學習行為,我想,任何一個人都曾經驗過。

現在,我們把對「學習」的理解,拿來檢視台灣普遍的幼稚園教育現象……

台灣的父母期待孩子要「贏在起跑點」,我們看到很多商品廣告以讓孩子贏在起跑點作訴求,這一句話在我們這個高度競爭的社會說來理直又氣壯。仔細思索,卻大有問題──賽跑時,起跑點不是大家都應該一樣嗎?要在起跑點就贏,勢必非得作弊偷跑不可。於是,所有父母都知道小一的孩子要學ㄅㄆㄇㄈ拼音,便提前在幼稚園階段偷跑,讓孩子先學會ㄅㄆㄇㄈ拼音,再加上寫寫字,以便應付小一的課程。這其實是作弊。

但當所有父母都以這樣的思維來思考孩子的學齡前教育時,集體的惡便成了一種不得不的必然,不正常多了、久了,也成了另一種型式的正常。一旦有一些父母不想讓孩子提前偷跑時,所要面對的不只是大多數人的質疑,更悲慘的是連自己內心那一關都過不了,總是時不時的要懷疑自己會害了孩子、或者是孩子無法承受「大家都會、只有我不會」的挫折。

大人們把焦點放在孩子與其他人的競賽上,怕輸、怕跟別人不一樣;卻獨獨忘了關照孩子內心對關乎他一生的「學習態度」有什麼樣的感受、認知。

我家荳芽即將升小四,在她這三年的學校生活裡,我不只留意她的學習、也觀察了其他大部分在幼稚園早早練就十八般武藝的孩子們的小學學習狀況。

幼稚園大班的孩子或多或少都聽爸媽 和 老師說過小學生活不像幼稚園自在隨性了,這是個有考試、有競爭,上課要好好坐定、不能起來亂走動的規矩世界。小小孩懷抱著戒慎恐懼的心情上學去,首先發現的是──老師教的這些ㄅㄆㄇㄈ和加加減減的數學都是我本來就會的呀!

原來這個叫作「小學」的地方是這麼容易應付的呀!考試也不算什麼!隨便張開半隻眼睛寫,輕輕鬆鬆就考一百分了。很多試題還是以前早就練習過不知幾百次的了……

這些幼稚園早就學過的東西,小一的孩子不過是來學校再復習一次而已。下了課還得去安親班寫評量的孩子,便是再復習第三遍、第四遍……而,每多復習一遍,孩子的專注力便相對降低一些,因為太有自信,不必集中精神, 三兩 下就可應付過去。這便是我上面提到的我們一般在面對「學習」時的慣性行為。

小一的孩子理應面對一個「學習」的開始。幼稚園教太多、孩子學太早,於是,小一的孩子只是「復習」。不幸的是,小小孩無法明白這其中的因果顛倒,他們誤以為「學習是學我本來就會的東西」。這錯誤的學習態度足足要延續兩年,因為大部分的幼稚園已經把小一、小二該學的都教完了……

這兩年,大部分的孩子考試成績差異都不大,沒有一百分、也有個九十幾分,因為大家在幼稚園學的都差不多。我總是勸爸爸媽媽們不要太在意小一、小二的成績,那無法真實的反應孩子的學習成果,只不過是驗收幼稚園學了多少而已。

因提早學習而引發錯誤學習態度的苦果,一直要到小三才會顯現出來……

小三的課業內容才是幼稚園沒教過的,孩子們這時才面對了「真正的學習」。一直誤以為學習應該是學本來就會的知識的孩子,一旦發現從這一年開始和以往不同了,焦慮、煩躁和一向的不專注,便嚴重的干擾著學習的心情,自然學習成效不彰,被爸爸媽媽質疑著「一定是不用功,成績在三年級才變糟」的孩子們,真正的挫折由此開始……

解決之道是被送到安親班寫更多的評量,以換取表面上的好成績。這或許有效。不幸的是,如果因此有效的拿到父母要的好成績,這應該極被慎重看待、思考的有關學習的一切,就此被略去。孩子這一生便難再有機會真正體會學習的意義,只能一路靠不斷的反覆練習來應付接下來大大小小的考試。

而,人生,是無法事先練習的。

全世界所有學制都設定六歲的孩子上小學,開始精深的語言學習、運筆書寫,是考量到一個人的身心發展成熟度要到這個年紀才可能承擔得起這學習的重量。二歲、三歲的孩子要提早學這些拼音、算數也可以,但因為手眼協調能力的不足、理解感知官能未成熟,學習備加吃力,過多的反覆練習和背誦可以彌補理解能力的不足,讓孩子表現出超乎年齡的學習成效,但是這個代價是孩子因此壞了學習興致、失了學習熱情。

是不是要以這樣的代價來換取一時的、表象的贏在起跑點,值得所有父母深思哪!

任何時代、任何地方,只要有人存在,競爭便無可避免。我們永遠無法幫孩子選擇競爭對手,當然也無從料敵機先。所有的競爭,應該由自己開始。你可以輸別人、也可能贏別人。如果你很清楚自己的能力,也願意盡力,然後,可以接受跟別人的輸贏,始終不看輕自己、或者過度放大自己,這便是贏──贏得了真正屬於自己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