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好文共賞 幸福 在看不見的地方 彭明輝/聯合報 2012/09/24 762
分享:

只有一個人看得見,而身邊其他人都看不見的東西,不一定就不存在。
很多人都知道每一張千元大鈔上面都有一個獨特的號碼,但是絕大多數人天天看千元大鈔,卻對此號碼「視而不察」。
譬如說:它印在哪一面?什麼位置?出現幾次?一共有幾個英文字母和阿拉伯數字?猛然被問到,絕大多數人都答不出來;但拿出鈔票來一看,它就清清楚楚地在那裡。


若不認真去覺察.就不知它的存在
看不見,因為「心不在焉」。很多人每天都過得同樣枯燥無味,因為他不曾用心去覺察、體會周遭和內心的變化。

一個客人烈日下長途跋涉到我家來,我給他泡了一壺茶,再到後面去切水果。他因為太渴,好幾口茶,都一口就灌下去。我端水果進來後,向他介紹:「這種綠茶叫貢珠,以前是給皇帝的貢品,現在一兩要上萬元。」假如客人就是你,接下來你會怎麼做?重新倒一杯茶,先端到鼻間聞一下,「好清香!」再啜一小口,含在嘴裡,用舌尖嘗嘗,再輕輕含著看會不會生津解渴,然後慢慢讓它順著喉頭滑下去,仔細揣摩喉嚨的舒暢感。前面叫「灌茶」,後面叫「品茶」。索然無味地灌茶的是你,津津有味地品茶的也是你,前後兩個你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差別?前者是生物性的你,只有生理性的刺激與反應;後者多了「自覺」,因而能覺察自己身體的各種細微反應。

情感也一樣,認真覺察才會知道它的存在,不認真覺察就不會知道它的存在。科學靠儀器去將看不見的現象轉變成看得見的世界,並且藉此打開科學的探索領域。在人文的世界裡,我們是靠心靈的敏感度來覺察內在和外在的世界──心靈就是人文世界的儀器,心靈愈敏銳的人就可以打開愈寬廣、愈深刻的世界。

我上通識課時都會請學生做一件事:「閉上眼睛,安靜地想一想,校園裡所有的樹木中,你最愛的是哪幾棵?它們在校園裡的哪些角落?」

視而不察非眼盲.心不在焉非無心

清華大學的校園很美,但是很多人到大四還是說不出校園裡有哪些樹。我會提醒他們:不管清華校園有多美,如果你不曾覺察過她的存在,她就不屬於你的世界。這些課常常在下午開始,傍晚結束。陽光照在窗外的松樹上,隨著松針的搖曳而閃爍,帶起一種輕快、溫柔而細膩的情緒。我會引導學生看著陽光,去體會這種心境與情調。

春天來了,我問學生:「這是什麼季節,為什麼?」很多學生會說:「現在是三月,三月屬於春季。」很少人會告訴我:因為草地上長滿了野花,空氣中的濕氣比較重而晨間常有濃霧,氣溫變化比較劇烈、不穩定。這是一群只有知識而沒有感受能力的孩子,但錯不在他們,在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我們只在乎他們的課業和成績,而不曾花力氣去開啟他們的心靈與感受。

「視而不察」的人不是眼盲,而是心盲;「心不在焉」不是沒心,而是不曾被開啟。我的課企圖打開他們的心,打開他們的眼睛和耳朵,引導他們去發現這個世界觸手可及的豐富和美。我的通識課更企圖引領他們去感受歷史中的人文精神,以及提升對自己內心的覺察與感受能力。一個學期下來,很多學生都說:「我的世界變得非常寬闊,不會再鑽牛角尖,即使偶爾鑽進去也很快就會出來。」

一個人如果有能力在自己的心裡感受到大自然的莊嚴、宏偉、美麗,以及歷史上各種情感與人性的真誠、深刻與高貴,他自然就不會那麼在意外在的得失,更不會去追求舞台上的聚光燈、別人的掌聲和豔羨的眼神。他自然可以像孔子那樣:「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本文摘自聯經最新出版《生命是長期而持續的累積:彭明輝談困境與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