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好文共賞 洪蘭:培養世界觀的深度 2012/02/17 900
分享:

當學生把翁山蘇姬當成日本A片女優,以為曼德拉是星巴克咖啡,台灣人民的世界觀到底有多寬、多廣?

 

在捷運站看到一個母親在怒責女兒,「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你有什麼理由?講啊,你又不是啞巴!」當女兒倔強地轉過頭去不理時,母親大聲說,「笨得跟聾子一樣!」

 

我聽到這句話,差點跳起來。聾子並不笨,他只是溝通管道跟我們不一樣而已,有這種想法太不可思議了。

 

美國一位有名的童書作家,父母都是聾子。他在自傳中寫道:當他出生時,大人都非常緊張,不知他是否聽得見。

 

在一九三三年,沒有什麼檢查儀器,他父親是印刷廠工人,也沒有錢帶他去看醫生。因此,父母雙方的親戚,每個週末都不辭辛苦,轉三趟地鐵到他們住的布魯克林區來,手上拎著各種鍋子。

 

當孩子熟睡時,他們站在搖籃後面,一聲令下,萬鍋齊發,孩子從夢中驚醒,大哭。這時祖父母、叔伯阿姨們就丟下鍋子,互相擁抱,歡呼說,「他『還』聽得見。」

 

用「還」,是因為他父母都在一、兩歲時,因高燒而失聰。當時資訊不發達,不知道高燒跟耳聾有因果關係。

 

大人想:老大也發燒,他聽得見,為什麼老二燒一燒就聽不見了?因為不知道原因,所以很擔心這孩子長大後也會失聰,就用各種方式,不停地測試孩子的聽力。這可憐的孩子就在睡夢中,時時會被鍋子驚醒的情況下,慢慢地長大了。

 

我看到這段時,感到很好笑後,又覺得很悲哀。聾人的痛苦,我們聽人哪裡能體會?

 

聾人聽不見孩子的哭聲,夜裡要吃奶時,母親便把孩子的腳綁在自己的手上,孩子一哭,母親就趕快爬起來餵奶,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

 

他說,他父母晚上睡覺不敢鎖門,怕萬一火災,聽不見警鈴,別人不能進來救他們。

 

出去外面購物時,也因為不會說話,被人以為是白痴而遭受羞辱。其實,聾人的智慧絕對沒有比較差,海倫凱勒就是最好的證據。

 

捷運站那位母親的話使我深覺,我們國民的胸襟和視野太窄了。如果對跟我們同文同種,只是溝通方式不一樣的同胞,都如此歧視,還奢談什麼世界觀?

 

這就難怪我們的雇主會強迫外勞吃豬肉了,因為他們根本不了解,豬在回教和猶太教上的意義。他們只考慮荷包:「豬肉比牛肉便宜,一樣是肉,為什麼不可以吃豬肉?」

 

台灣時常有虐待外勞的新聞,彼亦人子也,只因膚色、宗教不同,就受到非人待遇,這種事真是台灣的羞恥。

 

國民要有世界觀,必須先有世界知識,其實最有效的方法是媒體。因為我們國民最大的娛樂是看電視,每天會花兩、三個小時在電視機前。

 

當我們的學生把翁山蘇姬當作日本A片女優、曼德拉當作星巴克的咖啡時,我們真的就要檢討了。

 

今年指考的作文題目是「寬與深」,請想一下,我們國民的世界知識有寬嗎?有深嗎?

 

媒體負有教育國民的責任,請不要再報導八卦與緋聞了,多報些世界大事與民生經濟吧!